推荐新闻
我不敢坐他的车
2020-11-15 00:2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罗师傅认为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儿子好,还经常带他出去玩。上次开车去怀化,希望他看看山水,呼吸新鲜空气。

“他说我不听话,吵几句就打起来了。”想起当时的一幕,小亮身子微微往后倾了一下。这已经不是小亮第一次挨打,他还清晰地记得,上次挨打就在上个月底,手腕上还有一道清晰的疤痕。

在南国嘉苑东辰物业管理处,工作人员称,罗姓业主家的事,在小区里传得沸沸扬扬,他家每次吵架,大家都听得到,“前几天把老婆打得差点要跳楼,后来都报警了。”

交谈时,罗师傅突然中断讲话,跑进厨房,拿出一把刀,模拟当天和儿子吵架的情景,站在一旁的小亮吓得赶紧躲到后面。罗师傅说,他一直怀疑汽车尾气超标,影响身体健康,并一直强调孩子不听话,他才动手打人的,“我是为他好,尾气对他身体不好。”

50多岁的罗师傅(化名)正在吃饭,看到儿子过来,他显得很气愤,一直在说儿子不听话,“他不给我面子,还和我对着干。”

每次被父亲打,人高马大的小亮也会还手,但毕竟是自己的父亲,他下不了狠手。被打后,他会跑去找母亲。让他气愤的是,7月18日,父亲又对他动手了,“他咬了我胳膊,全都紫了。”

刘曙说,现在需要找到罗师傅的一名直系亲属,社区会配合家属,将男子送到医院做精神鉴定,“做鉴定需要男子直系家属签字,社区和派出所会配合。”如果鉴定存在精神疾病,可以要求进行强制治疗。

小亮妈妈谢女士说,丈夫是一名出租车司机,在外面人很和善,像是一只温顺的猫,但到家里完全变了人,“结婚的时候还好,但近几年就变成这样了,在家都做不得声。”如果意见不合,就会换来丈夫的一阵毒打。

7月20日,长沙南国嘉苑小区,被家暴的小亮(化名)。图/实习生陈明谋

小亮说,挨打后,他也会还手,但打他的毕竟是自己父亲,他下不了狠手。看着儿子身上的伤,小亮的妈妈很心疼,为此她曾多次报警。

“因为家暴,两年前离婚了。”谢女士说,房子是共同财产,但还有银行贷款,离婚后,财产并没有分割。因为没有地方住,平时不上班,她还是住在家里。

“他精神有点问题,但是又不去医院。”谢女士很担忧,毕竟儿子还住在这,经常被打,她也于心不忍,“我没办法,就只能报警。”

7月20日上午,在长沙南国嘉苑小区,21岁的小亮(化名)低着头坐在板凳上,在他右臂上有两排深深的牙印,伤口已经发紫。在小亮的脖子上,几道被抓的痕迹十分明显。说起身上的这些伤,他称是父亲所为。

小亮是大二学生,学电子商务,放假没事就喜欢在家上网查资料。但每次他在家,父亲都让他出去,理由有点莫名其妙:家里汽车尾气重,“不让我呆在家里,我不答应就吵起来了。”

但小亮看来,父亲是想把他扔给在怀化的亲戚,“我不敢坐他的车,害怕他把我扔到其他地方。”

7月20日中午,新开铺街道桥头社区负责人康姣称,这名业主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汽车尾气的情况,他们曾上门查看。他家的情况社区有所了解。社区综治专干刘曙表示,出于安全考虑,建议母子两人暂时不要回家住,可以借住在亲戚朋友家。

7月20日上午,记者来到小亮家,复式的房子里并没有太多家具,墙壁进行了简单的粉刷,饮水桶、报纸、电压锅和其他一些杂物随意堆在一角。

“以前挺好的,现在不愿意和他说话。”小亮说,如今和父亲相处,常发生矛盾,父亲处事唯一的办法就是打,“经常挨打,打得太狠了,我就跑。”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qgjykyw.com 版权所有